从一家台湾的文具店的逆势成长,想想我们今天的快印店

数码快印店服务方圆一公里的客户,热门的地段更是同行有志一同开在同一条街道上,虽然零售店面集聚会有吸引客人的效应,可惜价格透明,如果没有特色区分开来,经营的难度系数将会越来越高。连锁趋势可以说是必然趋势,除非你有同行无可取代的特色。零售业不像是吃喝玩乐的产业一样,最后都得走向连锁,需要利用规模优势去创造差异化经营。

给大家讲个故事。手机和平板电脑取代了大部分的书本和笔记,文具渐渐无用武之地,传统文具店一间一间地关门,在台湾却有一家“金玉堂”文具连锁店在产业数字化冲击下逆势成长,十年来门店数增加一倍,年总营业额达5亿元人民币,成为台湾规模最大的文具连锁店品牌。

金玉堂文具店

这是因为,金玉堂面对市场萎缩的压力,利用文具门店的基础,进一步发展成生活百货商店,当然文具还是货架上最多的产品,来文具店的多是家庭顾客,五成以上是妈妈带着小孩来买文具的,看到卫生纸、袜子、饼干、糖果……就顺便一起购买带回家了。金玉堂董事长陈秋金接受商业周刊的访问时说:“文具是我们门店的带路鸡。”但是不只是文具店才卖文具,台湾各地都有“小北”和“宝雅”两家大百货连锁店,是介于大杂货店和小规模百货公司之间的平价生活百货商店。

从一家台湾的文具店的逆势成长,想想我们今天的快印店

24小时营业的小北百货主要以家庭五金为“带路鸡”,但是如果你需要日用品,如柴米油盐、饮料饼干、五金、电器、汽车用品、文具玩具、宠物用品、厨房用品等,也会应有尽有。宝雅生活馆是台湾第一家以“美妆杂货专门店”股票上市的大型零售企业,其“带路鸡”是欧美日韩流行彩妆、品牌化妆品,店内陈列商品有四万多种,包含流行皮件、饰品、生活杂货、家庭日常用品等,也是应有尽有,当然也卖文具。

从一家台湾的文具店的逆势成长,想想我们今天的快印店
金玉堂转型成生活百货,听起来简单,实际上难度等级很高,因为全台小北百货就有132家门店,宝雅生活馆有220家门店,店里都有销售文具货架,可以这两家百货连锁店就是对金玉堂连锁文具店的围剿。金玉堂拿出两年净利来投资信息管理系统,另外投资了约10年的净利去新建一个仓储物流系统。

有了信息管理,经由分析每一商品的统计数据,不但能控制库存,还能替各地门店找出当地客户偏好购买的品类。如果没有信息管理数据和存储物流系统,文具品类顶多只有三千项,生活百货的品类可是超过10倍,不转型则已,一转型可能被库存成本压垮了。金玉堂有了信息管理系统,其门店可以从上万项商品中选择适合自己门店所在商圈的售卖商品品类,经过时间和数据的积累,知道每家店的客户群需要就越来越有效益。

虽然文具市场衰退,加之有跨界而来的竞争,十年的摸索和知识积累以后,金玉堂逐渐了解不同门店的所在地需求,15年来台湾文具产业总产值萎缩了50%,金玉堂营收却能每年10%的增长发展着。图文快印店服务邻近的客户群,正是典型的传统零售业,即使门店有自己的生产机能,处境和文具店类似。如果将金玉堂当作他山之石加以借鉴,要么加入现有的连锁体系,要么自己组织连锁,因为云端的信息管理ERP得有足够多的子弹才能建立起来,再从未来营运过程中去积累客户群数据,才能创造出规模效益,在大数据时代向前冲。连锁规模越大效益越高,但是门槛也越高,如果没有机会进入连锁系统抱团取暖,至少应该具备大数据时代的经营知识。

今天人们行动网路效率已经足以连结整条供应链,从接单、收款、生产到物流交货,只要有网络,任何一段流程在不同地点完成,一点问题也没有。而且,许多印刷厂已经把自己的印刷服务定义为“定制生产”的印刷品,例如南通名流名片、印侠工厂店的纸袋、大崔印刷工的PVC卡、新鸿业的精装数码画册……快印店只要和这些印刷商品供应商合作,不用自己生产也能满足邻近客群的需求。另外,有些具有“可定制生产线”的数码印刷生产中心,他们都有自己的IT部门,有能力替特定大量的数码活定制智能生产线,从文件整理到完成拼大版,直接发送到数码印刷机,全部由电脑自动处理,例如广州有福网、武汉印易得、西安为你印……

只要了解这些数码生产中心的能力,快印店便也可去承接任何大量的数码活儿,一点问题也没有。5G网络正在快速布建,快印店的挑战和任何传统零售业一样,不抱团取暖创造规模优势,就要尽快和有效益的同行建立起合作关系。-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数字印刷)